中共体制内的良知人士,以及同习近平团伙结下私利仇恨的中共官员和派系,已经开始密切关注V字旅和缅北中国革命党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现象。

近日,中共党内良知人士透露出中共二零二一年秋对V字旅和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实施军事围剿的作战计划。

据中共党内良知人士透露,中共军委参谋部已经完成在二零二一年缅甸旱季的第二个月,即十一月下旬,发动对V字旅和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的军事围剿的作战计划的制定;作战计划的代号是“二零二一最后打击”。

同时,在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办公室的统一协调下,中共的国安部、公安部、外交部依照职责,分别为实施“二零二一最后打击”作战计划进行准备工作;准备工作有下列具体内容:

一、对缅北武装反抗运动和V字旅成员在中国国内的亲友全面施加压力,根据不同情况分别进行刑事拘留、逮捕、关入精神病院;开除公职、学籍、军籍;停止银行贷款、断绝经济来源等方式,促使他们劝降缅北武装反抗运动成员,从而以心理战的方式对缅北武装反抗运动实施前期打击。

二、加强中缅边境控制,确保缅甸和云南边境的铁丝墙完好无损,切断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同中国内部的联系。

三、责令所谓“滞留缅北人员”,即在大缅北地区开设赌场、在中国失业到缅北打工和经营各种生意的人员,全部于二零二一年六月三十日前返回中国,否则将被吊销户口,并追究刑事责任。中共暴政通过这个举措,试图防止所谓“滞留缅北人员”为V字旅和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提供后勤支援。

四、加强对相关地区缅甸军阀的收买,以期中共实施“二零二一最后打击”作战计划时,得到缅甸军阀的军事配合。据中共党内良知人士透露,现在仅对缅北某一个军阀的资金收买,就高达每个月两亿元人民币。

五、加强对缅甸军政府的经济收买和外交斡旋,避免在实施“二零二一最后打击”作战计划时,中共军警因为着装缅甸军政府军服或者缅甸军阀军服进入缅北地区,引发国际政治事件。

六、尽快查清《自由圣火》同缅北武装反抗运动联系的方式、《自由圣火》的内部结构和资金来源,落实习近平的“扑灭《自由圣火》”的批示。

鉴于中共内部良知人士透露的上述信息,《自由圣火》网站“中国自由军信息发布平台”发出如下建议:

《华夏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等中国国内的中国革命党人武装反抗运动的团队,自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下旬前后,运用城乡游击战,对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机器实施公开的或者不公开的打击;借助“围魏救赵”之策,配合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届时展开的反围剿作战,并最终彻底击败中共暴政“二零二一最后打击”的作战计划。同时,也可以由此形成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基地与中国国内城乡游击战的分进合击、相互配合的战略态势。

(说明:为保护透露信息的中共体制内良知人士的安全,我们在公布相关信息时,对于表述方式作出必要的技术性调整。)

中国自由军信息发布平台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