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听邓计生粉丝朱学渊、螺杆嚷嚷:中国人太多了!但2018年中国大陆人口密度仅排全世界第70位,比英国、德国、荷兰、意大利、泰国、越南都低,更远远低于台湾、韩国、日本、以色列,人口密度高得多的国都过的很好,且中共国人口负增长势不可免,因此,所谓“中国人口太多了”是个伪命题。

其实,中国不是人口太多了,而是坏人太多了。经过中共70年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卑劣统治,尤其是“六四屠杀”后全方位毁坏社会道德以防民聚集的下三滥毒辣统治,今天的中国之扭曲败坏,超越朝鲜和毛时代,全世界绝无仅有,其社会道德之败坏,已经到了丧失底线的地步,从僵贼泯、胡紧套时期的见死不救普遍成风,向“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大幅跃进,一个恐怖、扭曲、垂死的“互害社会”正在形成:

之前爆出大陆有人渣恶鬼型矿工,以“介绍工作”的方式,诱骗农民工同类到矿井工作,在井下杀害并制造矿难假象,向矿老板骗取数以万元计的赔偿金;此种捞取横财的方式,屡屡得手;

最新又爆出华山景点谋杀游客,以赚取巨额捞尸钱的“创业”新风景:
现在华山上的一些险要陡峭的地段,都被人渣恶鬼势力划分了各自的“地盘”,恶鬼们装扮成游客的模样,徘徊在各地段,瞄准落单的游客,尤其是反抗能力较差的女性游客,若四下无人的话,这些个冒充游客的恶鬼,就会冷不丁从背后猛然把正陶醉于风景的真游客推落万丈悬崖!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们是捞尸队的成员,杀了人可以坐等捞尸生意上门,现在从悬崖底捞一具尸体一万五以上。

所以有人说:现在的华山没有论剑者了,只有吃人的伏地魔。

有人说:怪不得中国共产党,只怪中国人是劣等民族…但这样的“互害社会”,恐怕翻遍中国的二十四史都找不到。可想而知:一个怎样恐怖扭曲“内卷”的恶毒社会,才会把人变成这样的恶魔呀!

刚过去的七月一日,香港维他奶业采购部主任梁健辉持刀刺伤港警后自杀身亡,梁袭警后自杀的动机尚未查明,只因维他奶业对梁的死讯用了一句“不幸身亡”,就立马激起了大陆网民铺天盖地的熊熊怒火,有的质问:为什么说袭警港独暴徒“不幸身亡”?有的大骂:“维他在我心,堪比海洛因!”目前大陆广大拳民已经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抵制维他“港独奶”的运动。
而且请注意,这次声援港共匪警、抵制维他“港独奶”的运动,是大陆人民的自发运动,而不是中共组织的。

这种毫无人道主义的恶狠狠,以及是非颠倒的发烂渣,反映了大陆人民什么的一面?说老实话,目睹大陆人民如此狂热地支持港共匪警剥夺自己的民主、自由、做人的尊严之后,香港民主派如果不仇恨、不歧视大陆脑残韭菜、不对大陆民主化心寒齿冷,倒是不正常了!

 “七一”中共百年大庆,针对习正恩的演讲“任何想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分割开的企图不会得逞、中国人民也不答应”,余茂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针锋相对说:中共想把自己与中国人民捆绑在一起,中国人民绝不答应!

但讽刺的是,无论微博、微信,还是多维、留园,讨伐之声排山倒海,中国网民一个个大骂狂骂余茂春是“汉奸”、是“狗粮”、是“轮子”,其声势远超过当年美国华人、华侨围攻为达赖说句公道话的王千源一样,狠不得一起扑过来,将余茂春食肉寝皮!

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人民!我们万般痛苦,但不能不承认,习正恩同志的说法是真实的,余茂春先生则是浪费表情了。

有人老生常谈地说,拥护中共的中国人是少数人,或者说,国内网络反映不了真实的民意,但国内人不翻墙上不了的美国留园网,怎么也反映不了真实民意呢?在美国讲真话总不用“喝茶”吧?有人又说留学生说中共不好,怕回国受清算;但我在美十年,接触的美国大陆华人,不管公民还是永久居民,十个有九个是支持中共的,尽管他们早在美国扎根,他们在美国口头谈话总不会有受迫害之忧吧?

所谓支持中共的永远是“一小撮”,大多数人民不认同中共、不答应中共,这实际上是共产党式的虚妄思维,这种思维完全低估了共产党洗脑的巨大作用,事实是:随着“六四屠杀”之后三十多年来中共的重新全面强化洗脑,“中国人民”的素质大倒退,脑残程度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大加深了,由大陆“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脑残、愤青、粉红比例一代比一代高,而翻墙软件越来越无人问津来看,三十年来中共对大陆民众洗脑的效果,远远超过反对派对大陆民众的启蒙——你启蒙一个,它洗脑万个!

更可怕的是,三十多年来,中共为防止八十年代小偷罢偷式的民众大规模聚集再起,而无所不用其极地精心败坏社会道德,刻意鼓励社会冷漠,以致于现在的“中国人民”,不仅普遍愚昧,而且一盘散沙,一个个都是“鸡贼”(精致化的利己主义者),八十年代的理想热情荡然无存,现在的人们,为了私利可以拼命,但决不会为了社会正义而付出(不用奢谈献身),而自由民主,又是一种个体得不到直接回报的付出型事业;

所以,“六四”屠杀后三十多年来,再也没有任何街头政治运动,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社会道德的崩坏;而之前中国即便在文革末期,都产生过“四五”运动。

今年“七一”,就和刘晓波唱“希望在民间”一样,王丹、王军涛仍然吟唱“寄希望于中国人民”,作为反对派领袖人物,逢年过节“政治正确”一下可以,但如果自己真的相信唱词,就不着调了。因为今天的“中国人民”没有任何指望,自下而上早已走不通。

诚然,中国有两千年历史,而中共只是中国的一个匪党,只有百年历史,中共与中国人民当然不是一回事,永远不是一回事,但中共把中国人民与它自己捆绑在了一起,而且已经捆绑了七十年,在斯德歌尔摩综合症的作用下,今天要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开,不仅中共不答应,败坏透顶的中国人民也不答应了,这是真的。

当被拯救者拒绝你的拯救,坚持助纣为虐,甚至敌视拯救者的时候,当然是无可奈何的,用佛教的话的话来说,这就叫“共业”;对于那些无可救药的人,只能送上这样的一句祝福:
你好自为之,但咎由自取。

所以对那些身在大陆没有衣食之忧,却向往自由民主的人,我焚香而敬之,视为珍宝;对身在大陆受了冤、吃了亏、维权遭打,才愤而反共的人,我愿意伸出援助之手;但对那些被维权上访无门、被逼四处喊冤,却就是不肯反对中共,还一心盼着中央做主的”访民“、“冤民”、“蚁民”……我则爱莫能助,因为我怕民运帮了你们,你们这些猥琐的狗奴,一转身就象“武汉敲锣女”一样为中共歌功颂德。

至于“反送中”期间,大陆那些齐声呐喊支持香港警察叔叔“反港独”的粉红人渣,就属死有余辜类。所以最近中国大陆高校学生威权抗议、反对高校合并,而反对派不止一个人昏昏然以为“八九”苗头再现时,我冷眼旁观(因为我知道根本不可能发展为八九式的学潮)。对这些年轻的人渣,我只有一句话:小样的也有今天?怎么不拥护警察叔叔了呢??

中国反对派应该明白:中国人民的整体败坏是中共造成的,但是中国反对派必须面对中国民众已经整体败坏的现实:
“中国人民”已经难以救药,作死的人你是拦不住的,只有大祸临头灾难,才有可能惊醒他们,迄今自下而上的启蒙纯粹是浪费。
难以救药的中国人民,很大一部分就象被毒蛇咬后坏死的肢体一样,只能锯掉,他们只配为中共殉葬。
好在邓计生造成中国年轻人口崩塌已经到来,中国的社会崩溃十多年内一定到来,混账的中国大陆民众不等到哀哭切齿的时候,是无法觉醒的。

曾节明  2021.7.6 闷热凌晨

王功彪:日本侵略軍與中共暴政對中國人民造成傷害的比較(二)

第二章~第一節 日本侵略軍和中共暴政殺害中國人民殘忍程度之比較  第一節  日本侵略軍殺害中國人民的殘忍程度       日本侵略軍是人類史上,最邪惡丶最無良知丶無底線的族群。他們在侵略中國與亞洲多國期間,犯下了滔天罪行。       日本在侵略中國時期,屠殺中國人民的手段多達百种以上,可謂集古今中外殘酷手段之大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