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石雨哲:邪恶与灵魂的重生:评安均先生的《自由之魂》

通观整体,安均先生的诗作《自由之魂》,由诗人个体精神的自觉写起。自觉的精神寻求自由的突破,在自由中与邪恶面对,并最终在与邪恶的搏斗中,消解了自身。这种消解,恰恰又构成了诗人的新生。… … 这是诗人在自我沉思中,对于世界本质的观照。因为人类的天性,就是自由本身。

Read More

寒石:历史是主动发生的(三)

意义绝对化的愚蠢,集中在意志对文明意义的终结,由人类的意志特性演义的世界霸权历史,让人类精神意义的碎片,率着意志本能的激性,迷失于人场、生态和自然中。而这样的结果使国家人场产生两极分化:权欲者们由着自己兴趣成为玩”意义”的人,被统治者成为盲目地去搭”意义”积木的人。整个国家在这样的愚蠢中衰弱下去。这正是中国清朝末期的写照。也是现在中国的写照。

Read More
Loading